芒香白茶  
To叶:他爱你,所以我也很爱你
是个叶吴本吴

三次元恋爱中
催更会被拉黑
7 

常识题:
死缓两年→执行两年后转为无期
缓刑两年→在社区/街道/etc执行两年后不再执行(不是说在外面呆两年再去蹲监狱了!!!!)

 
 

叶周&轮回全员

练个手

感觉是好久之前和天空聊的了(

 
 

默念一万遍,要开车的时候就直接车吧
不要铺垫了再铺垫你就写不完了啊_(:з」∠)_

 
4 
 

【叶吴】知情识趣 02

01

非典型S/M题材

其实是个甜文(

下次更新在十天后(



02


b市的八月已经下了好几阵雨,只是空气中依旧显得很沉闷。在堪称B市中心的大楼边上的小巷子里,几乎没有什么人经过,但是吴雪峰的背后还是渗出一层细汗。


至少现在,这个私人兴趣还不能够公之于众。


他们都不能。


后面似乎有人在走动的动静,b市这样的小巷子很多,多到随时都有可能有上年纪的老人拉着朋友一路边聊边走,走着走着就走到这个小巷子里了。


吴雪峰刚想要站起来,余光中看到叶修点着烟,面无表情的看了过来。他愣了一下,硬是逼自己停下了动作。




“我不是流浪狗。”吴雪峰坚持跟叶修说。没有去试图抱住叶修的膝盖已经用了吴雪峰最大的力气了,现在哪怕叶修再说一句话,吴雪峰都不确定自己会不会……会不会彻底放弃。


“那你是什么,家狗吗?”叶修盯着他问。他又一次直起身来,找了根烟叼着。烟倒是没有点燃,叶修把打火机掏出来,想了想就算了,又一次把打火机给丢了回去。


在做这些事的间隙里面,叶修甚至冷漠的笑了一声,心里对自己说:你也有这么时候啊。




他也早就不是当年那个人了。当年那个人倒是肯陪吴雪峰把所有东西都玩上一遍,不管是玩什么样的play都奉陪。他高高在上的看着吴雪峰在地上挣扎,随时做好准备去把吴雪峰扶起来。


那是当年了。



叶修把手上的打火机重新丢回裤袋里面,看着还跪着,但是又不说话的吴雪峰,轻轻地叹了一口气,问道:“你现在的主人是?”


“我没有主人。”吴雪峰几乎下一秒就脱口而出。他也算是跪不下去了,水泥地本来的粗糙的磨人,加上吴雪峰又好多年没有这么跪过了,跪一会就要撑不住了。可是他还是抬头盯着叶修,又说道:“从一开始,只有你……只有你一个人。”


叶修猝不及防的笑出了声。他本来就靠在墙上,现在笑的几乎都站不住了。谁都不知道叶修到底在笑什么,可能连叶修自己都不知道。


吴雪峰被他笑的一愣,还没想到叶修这是什么意思,就听到叶修说:“这儿不方便,我们找个地方说话吧。”




会带吴雪峰回来倒是出乎叶修自己的意料,不过细细想起来倒是还算是正常。排除掉他们两个人的特殊关系,叶修要是在路上遇上吴雪峰的话,大概也至少会有个旧可以叙。


哪怕是没有这层关系,他们之间都还有很多很多话可以说。吴雪峰开了车过来,不过他喝过酒,叶修也不敢让他开车。于是就干脆的把吴雪峰赶去了副驾驶座。


脱离掉那层关系之后,吴雪峰又一次恢复到在人前的表现了。他被赶过去之后,忍不住盯着叶修的动作,好奇的问:“怎么想到学开车了,我以为你……”


“闭嘴。”叶修果断的打断了他。看叶修还没有扣安全带,理所当然的解开了自己的安全带,靠过去帮叶修扣。


靠过去的中途,吴雪峰闻到叶修身上的味道,带着干净的沐浴露的味道,他一时之间闻不出来叶修身上的味道到底是什么。


叶修看着吴雪峰靠近他,动作一下都没有避开,反倒是兴致勃勃的对吴雪峰说:“你好兴奋啊……都勃【】起了。”


车子里就这么大,吴雪峰给叶修扣好安全带,下意识的往下面看了一眼。叶修穿的是荣耀的队服,裤子宽松的要命,哪怕是真的勃【】起也看不出来——吴雪峰倒是没有这个勇气直接摸下去。


他们的目光在半空中僵持了几秒,吴雪峰才退了回去。他像是才意识到现在这个状况,不过叶修不打算处理,吴雪峰坐在副驾驶座位上,硬是拉不下脸来处理这件事。


于是就一路硬着到叶修家里。



叶修买的是一室一厅,最近他太忙了——并不是说他不忙的时候就不是这样了——房间里散乱的放着各种衣物,看上去很凌乱的样子,倒是没有什么味道。叶修随意把沙发上的东西都理到一边,看向一直站在门边上的吴雪峰。


还没来得及开口,叶修就看到吴雪峰走过来,又一次给他跪了下来。叶修这栋房子买下来纯粹是为了工作方便,没想着要做别的什么事情,买的也就是精装修好的房子。地上铺着一层瓷砖,吴雪峰一跪下来的时候还能听到一声响声。


吴雪峰低低的抽了一口气,才抬头去看叶修。很多年了,他从来没有想到他会又一次跪在他人的腿边上——可是联想到这个人是叶修,又觉得很自然。


毕竟只有这个人,是他从一开始就认定的……主人啊。



叶修按了按太阳穴,伸手想要拉吴雪峰起来。伸出去的手悬在半空中,揉了揉吴雪峰的头发。他的头发一直都很软,在嘉世的时候,每次早上睡过都能看到一头乱乱的头发,需要花很久才能梳顺。


吴雪峰顺着叶修揉他的动作极轻极轻的蹭了蹭,空气里面都是叶修的味道,这一点让他无比的安心。哪怕从叶修现在的状态看上去他并不打算接受吴雪峰,但是这并没有让吴雪峰觉得沮丧,或者别的什么。


他抱着叶修的膝盖,轻声说:“你不会再收我了。”


话语之间无比的笃定,说的轻柔又坚定。他了解叶修,一如叶修也非常的了解吴雪峰一样。吴雪峰把脸埋在叶修的腿间笑了笑,便听到叶修的声音又一次响起来了。


如他所料。



叶修叹了一口气,说道:“吴雪峰,你先起来,我们先谈谈吧。”




他们之间的再次聊天并不像吴雪峰想的那么艰难,排除到其他的事情,不管怎么样说他们也在人前以好友的身份走过了整整三年时光。


吴雪峰自然的站起来,轻轻地揉了揉被撞痛的膝盖。叶修垂下眼睛看着他,问:“想吃什么?”


“你做?”吴雪峰诧异道。


“开什么玩笑,你都在这儿了居然叫我做饭?”叶修毫不犹豫的顶了回去。


吴雪峰听着忍不住就笑。当年在嘉世那阵子总有人开玩笑说他时刻关心着国家青少年的教育和身体健康,最开始的时候就是在调侃吴雪峰时不时投喂叶修这件事。


只不过后来,发生关系之后又变成了另一种教育和另一种身体健康。




大概是终于找回了熟悉的节奏,吴雪峰去开叶修家的冰箱。叶修跟在他后面看着吴雪峰的动作。他们一前一后的走动着,时不时也聊上几句。


吴雪峰本来以为叶修至少会回避当年在嘉世的那段时光,但是叶修的言谈之间却无比的随意,精准的提起了最开始的嘉世和最后败落下去的嘉世。他们一开始的一个多小时里居然没有提到过一句和感情相关的话题。


甚至不是刻意回避,而是能够说的话……实在是太多了。


哪怕从某个方面来说吴雪峰并不甘心,也不得不承认,至少叶修看上去并不在意。


并不在意过往……也并不在意,吴雪峰。



刚才在见面的时候,那个会生气的叶修像是被掩藏了起来。吴雪峰低声跟叶修交流,接着说话的机会盯着叶修,可是……他一点儿也没有发现面前的这个人和当年亲手调教自己的那个叶修有什么相像的地方。


直到叶修突然提起,漫不经心的问:“我以为你一出国就该有主人了?”


吴雪峰正把最后一把油倒出来,锅里的水还没完全烧干,听到叶修突然说了这么一句话,吴雪峰手一抖,半勺油就倒了下去。


锅里的水一接触到油,立马滋滋的响了起来。水滴从油锅里溅了出来,吴雪峰往后退了一步,眼睁睁的看着不断的沸腾的,有水滴溅出来的锅。


叶修站在他身后,一动也没有动。




房间里一时之间没有一个人说话,叶修像是才察觉到他的失言一样对着吴雪峰吐了吐舌头,留下一句:“反正这儿也没我什么事,我在外面等你。”就跑了。


吴雪峰借着透明的玻璃看着叶修站在外面,轻轻地捶了一下自己。


锅里还是很吵,边上刚刚烧好的几个菜都没有端出去,厨房里面很热,外面的蝉叫的正欢。


吴雪峰听到自己的心跳声,一声一声响着。


又快又重。



tbc

 
 

【叶吴】知情识趣 01

我很喜欢的写手之一说过一句话:美人持鞭,被打才叫享受。


非典型S/M题材

前篇是大纲文,点我

为了成文有部分修改,大致上和前篇没有什么偏离(

其实是个甜文(



01


北京,XX大楼,办公室。


作为新任x股份公司总经理,吴雪峰从上任起就占据了一个大办公室。如果是按原本设计师的设计的话,本来应该是整整一面的玻璃墙正对着他的后背。


没想到吴雪峰一进房间,便很自然的回头对一直跟着他的人说:“给我换个方向。”


他骨子里就是缺乏安全感的人,非要背靠着厚实的墙才能有足够的底气去做事——这并不妨碍他工作能力突出,走马上任之后没有用多久就收服了公司内部的老员工。


可是现在,他的底气已经不在他身边了啊。


当年是在场上的时候,只要有叶修在,吴雪峰就有会赢得底气——至于现在,可就是他一个人了。



现在便是他靠着墙去看外面正在忙碌的员工。来来往往的人不停的推开门走上去。


心里似乎有个声音对他说:社会人士,正常人。


似乎所有人都看不出来他心里反复叫嚣的声音是什么,似乎所有人都不会知道吴雪峰自从从嘉世退役之后,一直在渴望着的,想要的东西是什么。


所有人看吴雪峰,西装革履,从头到脚都打理的妥贴。定期健身,饮食习惯良好,生活规律,很少发火。几乎活成一个成功的社会人士的模板。


可是谁都不是吴雪峰。


谁都不会再是叶修。





借着有宽大的桌子拦着,吴雪峰打开电脑这边锁着的抽屉,又从里面拿出一个带着锁的盒子。其他的重要资料被他放在一边,吴雪峰才打开了那个盒子。


里面是破旧的、几乎已经脱了一层皮的项圈。破破烂烂的被他放在柔软的白色毯子上,倒像是什么珍贵的宝物。除此之外还有好几个跳蛋,吴雪峰知道它们早就不能玩了。有几个已经开始断断续续的漏电,还有的安上电池都没有反应了。


都是些旧物,但是本身的属性就已经预示了它们并不适合出现在人前。



吴雪峰低头看的很是出神,他的下属站在门口突然敲了一下门。



他猛然一惊,大力关上了盒子。声音听上去重的吓人。下属在门口楞了一下,才问吴雪峰:“吴经理今儿是怎么了?这是给女朋友的礼物吗?”


“我哪里有女朋友。”吴雪峰轻声说道。他故意漫不经心的把盒子稍微推了一下,推到了抽屉里面,才去看下属拿进来的报告书。



一边看,他一边想,还好没被发现。


还好没被发现。





等到打发了下属,吴雪峰才靠在椅子上深深的舒了一口气。横竖最近是真的没有什么事了,他低下头,又一次打开了那个抽屉。


像是潘多拉的魔盒,明明知道不能打开,但是他就是忍不住。


项圈是从嘉世带出来的——是的,是嘉世。除了盒子本身,里面的东西几乎全是十年前的东西,现在早就只能看不能用了。他低下头去闻了闻破旧的皮革散发出来的微微的气息。很久很久之前,叶修的味道早就散尽了。现在只剩下这一点儿味道了。


但是这也够了。


想起是叶修曾经摸过,亲手给他扣上去的项圈,吴雪峰想了想,走去了独立卫生间。他把门给锁了,抬头去看卫生间里的镜子。吴雪峰微微闭上眼睛,手指颤抖的拿出那个项圈,给自己戴上了。


他穿了西服,本来只露出一点儿衬衫,带着链条似的袖扣,红宝石的袖扣上面露出一个银刻的W的字样。


所有人都以为这是指吴雪峰的姓。


现在站在镜子前面看自己的时候,吴雪峰只觉得……他居然是个人吗?他把那条项圈给自己戴上,拉开本来扣得整齐的西服和衬衣,让那条项圈完整的露出来。


本来就是根据他的脖颈的尺寸去定制的,嘉世那会儿他们最浓情蜜意的时候,叶修也难得的、少不了有这种被冲昏脑袋的时候。


定制这个项圈的时候,吴雪峰跪在床上,膝盖下面厚厚的棉被柔软又安定,叶修摸着他的脖颈让他抬起头来,拉了一根麻绳给他量尺寸。


麻绳粗糙的划过他的脖子,细致的触感弄的吴雪峰身体都颤抖了一下,叶修拉住吴雪峰,含笑着说:“别动,一会儿就不准了。”


吴雪峰仰着头去看站着的叶修,哪怕是提出这个要求,叶修嘴角一直都含着一个笑意。吴雪峰伸出手去拉着叶修一直在轻轻地揉着自己的喉结的手腕,就听到叶修笑着在他耳边问:“吴哥哥,想要了吗?”





吴雪峰在镜子前面,伸手自己轻轻拉了一下那条项圈。他实在是不敢大力去拉,深怕这条项圈都被他给玩崩了,就再也没有和叶修有关系的东西了。


他总觉得,自己面前应该还有一个人的。应该还有一个人,带他往前走。应该还有一个人让他能趴在他的膝盖上说话。应该还有一个人。


只会有一个人。



横竖是真的没办法了,吴雪峰自己给自己拉了一两下,又自己松了项圈,把东西藏在裤袋里面。再次出去的时候,又是那个靠谱的新任经理了。


裤子里面的项圈一直没有被他放回去,等到吴雪峰自己察觉到的时候,才发现他时不时去碰一两下项圈,才能定下心来好好工作。


察觉到这事,吴雪峰不得不又露出一个苦笑出来。


也不知道叶修最近怎么样了……


……有没有,收新的m呢?



越是想起这些事情,吴雪峰就越是觉得心虚。离开的最开始是因为他不想面对这些事情,到现在却又演变成另一种心虚。


吴雪峰更怕的是,不得不面对,叶修的身边也许早就有另外一个人了。



神使鬼差的,吴雪峰下班之后,走着走着就走到荣耀联盟边上的酒吧,可是他又不敢上去。只好自个在酒吧喝酒。点的酒度数不高,吴雪峰便喝的多了些。


哪怕是借着酒劲,吴雪峰也压根不打算往上面走,再走下去也不知道能够看到什么。出酒吧才走了几步,吴雪峰就听到一个声音说在说话。


“说了我没兴趣。”


耳熟的要命。



叶修靠在墙边上,对着纠缠自己许久的人也没什么好气,他才说了一句话,猛然间看到吴雪峰的脸露出在这条小巷子里的出口。


吴雪峰明显愣了一下,才大步走了过来。


有个人正跪在叶修的腿边,腰肢挺直,跪的特别规矩。吴雪峰好歹也从圈子里出来,哪怕是许久没有想过要回去,看到这么一个样子……


……还能有哪里不明白。



我的少年,原来也该收新的人了吗?


吴雪峰从来没有想过自己的第一个念头居然会是这个。当年交往到一定时期吴雪峰才会控制不住自己的念头想要试一试跪在叶修的身前,这个念头越来越多的冒出来的时候,在那个晚上吴雪峰才实在是忍不住试探过叶修一次。


他告诉叶修这件事,他告诉叶修世界上还有这么一个小圈子,他试过最开始叶修还没有成为一个S的样子。


吴雪峰什么都试过了,唯独没有试过,终于有一天他不得不面对……他就要看着叶修收人了。



看到吴雪峰走了过来,叶修的目光从上到下的在吴雪峰的身体上转了一圈。他面前还跪着一个求他收m的人,不过现在嘛,也不重要了。


叶修盯着吴雪峰,冷漠的说:“我不收被人养过的m。”


他看着吴雪峰走过来的神色间一下子开朗了起来,大概连吴雪峰自己都不知道他挂着一个笑意走了过来。叶修听着那个突然冲出来求他调教的人急急忙忙的说:“可是您从入圈开始就没有收过人……”


叶修打断了他,慢悠悠的继续说:“我也不收流浪狗。”


对方愣了一下,才意识到叶修的目光从一开始就没有为他停留过。看到吴雪峰走了过来,对方咬咬牙,终于说:“还是谢谢您。”


“不客气。”叶修只看了他一眼,确定他走了,才把目光放到吴雪峰那里。


那是才入秋不久的日子,北京的空气沉闷而干燥。吴雪峰本来就是来喝酒的,身上的西服早就脱了,现在只余下带着袖口的双叠衬衫,叶修现在就站在他面前。


和吴雪峰过往中,和吴雪峰曾经无数次梦到过的一样。



吴雪峰急急忙忙的把口袋里面一直没有放回去的项圈递给叶修。他跪在叶修的面前仰视叶修,压低声音说:“这是您给我的。”


北京干燥的小巷子里,吴雪峰跪下去的时候还能看到轻微的尘土扬起来,连带着把他一尘不染的西服裤都给弄脏了。叶修看着他跪下来,潜意识里他以为这个人似乎只会被自己给搞脏了。


可是谁知道呢?


谁知道吴雪峰一个人远赴留洋又回来的这么多年时间里,又经历了什么呢?


叶修笑了一声,笑容里面又冷漠又无奈。吴雪峰眼睁睁的看着叶修把那条项圈展开,又一次把那条项圈戴到了自己的脖子上。


破旧的、皮革味钻进了吴雪峰的鼻腔里面,他突然有点儿想哭。


但是接下来,吴雪峰就哭不出来了。


叶修把那条项圈戴到吴雪峰的脖子上之后,冷笑着拍了拍他的脸,又说了一遍:“我不收流浪狗,尤其还是自己跑了的,流浪狗。”


tbc

 
 
1
© 芒香白茶/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