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端凭空平地造长城

【叶吴】江湖

大纲文,练手,粗暴结局


=================


吴雪峰从来没有想过,有一天他会进入这个江湖。


从出生那年起,他一直都受的商贾教育,最多不过是父亲指着那些护卫,说你要好好养身体啊。



直到16岁那边,吴雪峰独自去州府求学。一日夜晚,看到遇到一个少年抱着一条狗跳进了他的院子。


吴雪峰正练字,突然看到有人跳下来,居然直接丢下笔,跑出去看这个小贼是什么情况。


小贼有一双极其漂亮,又极其无辜的眼睛。看上去才十一二岁的年纪,他跳下来之后先安抚的揉了揉狗头,才抬头去看吴雪峰。



那一日正巧是中秋时节,吴雪峰在亮色的月光底下看到小贼笑嘻嘻的开口,带着一种被人宠坏了的理直气壮说:“哥哥,我饿了。”


他和他怀里脏兮兮的狗一起抬头去看吴雪峰,被两双漆黑的眼睛盯着的时候,吴雪峰突然觉得有点儿目眩神迷。


他想:完了。




那是他第一次意识到这件事。





中秋时节,少不了父亲派人来送月饼。吴家本来就是个大户,吴家大公子哪怕是中秋不愿回去,但月饼总是什么口味的都有。


吴雪峰收拾了房间里的笔墨的时候,叶修——就是那个小贼——已经自觉地坐下来吃饼了。吴雪峰才看清楚一直被叶修抱在怀里的那条狗其实并不怎么脏,只是毛色天生带着点暗暗的,在黑夜里看上去像是在泥土里面滚过一圈。


叶修笑着拿吃了一口的月饼逗狗,柔柔的说:“小点,饿不饿?”


“你……算了……”吴雪峰本来想阻止,又想到土狗多半都是这么喂的,没必要拿出家里精细的喂法出来。


吴雪峰便问叶修:“你怎么会落到我院子里?”


叶修像模像样的拍了一下掌,说到“那可就说来话长了……”


“那就长话短说,说吧。”吴雪峰随手拿去桌上的镇纸拍了一下。




家里小孩子本来就不少,看叶修这个年纪,多半就是听着传奇故事一腔热血就跑出来的……吴雪峰倒是见多了。


叶修说到最后,接话来了一句:“大丈夫当然该混江湖了。”


吴雪峰按按额头,问:“你家人知道这件事吗……”


八成是不知道。


叶修的眼睛咕噜咕噜的转了一圈,一副少年人不知所措的样子,他冷静了一下,又说:“家中还有一弟,想来父母也不缺供奉。”


吴雪峰试图挣扎一下,说:“都说父母在不远游……”


叶修摆出一副苍凉的表情,轻轻地叹了一口气,说:“一日入江湖,生生世世都是江湖人,儿女情长都是往事了。”



吴雪峰一口气差点没提上来。


他被噎了一口气,拿了个月饼吃下来冷静一下,才去问叶修:“可是,什么是江湖呢?”




叶修笑了一声。


他把狗从怀里放下,从腰间抽出一把剑出来。月上中天,隐约间被乌云遮住了一点儿。叶修回头去看自觉地抱着小点走到庭院里的吴雪峰,那把剑横过叶修的眼睛。


他轻轻地在地上划了一道,说道:“这就是江湖啊。”




…………其实吴雪峰以为叶修要跳剑舞了。


哪里知道叶修从来都不按常理出牌的,划了一道之后,又开玩笑似的说:“我的却邪可是喝过好几个人的血,出鞘必见血,你准备好了吗?”


“……………”吴雪峰忍了又忍,把就要出口的那句话给咽了回去。




哪里会知道叶修天生就是个克他的。


那夜叶修走了之后,又回来过几次,多半是带着小点过来讨吃的。吴雪峰看小点吃的欢快,忍不住对叶修说:“为什么你闯荡江湖还要带只狗呢?”


这个问题吴雪峰实在是疑惑过好多次了。但是之前一直都找不到机会来问。


叶修沉默了一会儿,才说道:“因为没有马呀。”



他倒是说的坦诚。


叶修说了一句之后,站起来转了一圈。他稍微踮踮脚,坦然地把手指举过肩头说:“我去看过了,那几匹马差不多到这里。”


“……???”吴雪峰愣住了。


“——所以,我就带条狗啊。”叶修理直气壮地说道。




他们才认识了一年,具体来说的话可能才五六个月,可是吴雪峰……被堵了好多次了。


之前吴雪峰倒是想过很多次为什么叶修会带只狗,哪里会想到居然是这么个理由。


到这个时候,吴雪峰才有一种,这个人真的还是个小孩子的实感。



已经到了月末,这几日都不见月光,吴雪峰点了香炉,燃的却是竹叶。香气几乎闻不到,只感觉很干净。


他伸出手揉了揉叶修,说道:“我家有匹马快生了,你要不要养头小马来骑?”




“……所以我从那个时候就怀疑你暗恋我了。”又过了好几年,叶修回忆起当年的事情的时候,忍不住对吴雪峰感慨道。


吴雪峰一边揉腰一边有气无力的躺在床上,回答道:“……其实没有。”


“我知道……但是!”叶修又一次把吴雪峰抱在怀里,刚刚被他摧残过一次的腰现在软软的,一点力气都提不起来。


叶修低头去蹭吴雪峰,开玩笑说:“魔教左使?”


“…………闭嘴。”



评论(1)
热度(17)

To叶:他爱你,所以我也很爱你

叶吴本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