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端凭空平地造长城

【簇邪】无人可挡我路



===


回到学校之后,黎簇很长很长一段时间回到了之前的日子,和吴邪一起去古潼京之后落下的课程和苏万一起补了回来,同学有时候路过他的时候,总能看到他在看书。


都是些建筑方面的书,闲下来的时候黎簇还会画画图纸,只是连线都画不直。他总觉得他画图的时候手一直在抖,抖个不停,也不知道在抖个什么劲。


反正,吴邪也不需要他了啊。




在沙漠的那段日子像是一个虚无缥缈的梦,黎簇又一次回到了北京,那是物欲横流的世界,高楼大厦,物质资源无比丰富。沿途红灯亮的惊人,黎簇背着书包和苏万聊天回家的时候,时常一抬头就能看到万千灯火,星光璀璨。


只是看不到星星了。



沙漠里的星星很明亮,漂亮的像是只有在吴邪身边才能看到的星星。黎簇在沙漠的时候,好几次都打开手机想要去拍下那些星光,可是每次吴邪都在他身边,看着他打开手机,吴邪就在边上笑:“小孩子是第一次看这么漂亮的星河吧。”


那是所有人都还没死的时候,吴邪还没有被黎簇暴露身份,他们一群人围着大漠的风沙聊天。王盟像是突然响起什么,跑到帐篷里面去忙了。


就是那个时候,吴邪和黎簇肩并肩的躺在大漠柔软的沙子上。天色还没有很晚,沙子便已经开始散热了,躺上去的时候柔软而略略有些冰冷。黎簇伸出手来,对着自己眼前那一片天空,做了一个取景框的样子。


他对吴邪说:“我还会有很多机会的,你会轻易放我走吗?”


黎簇笑着侧着头去看吴邪,吴邪本来就一直在观察他的实验品——他已经失败了十七个了,如果第十八个也失败的话,那就该去找第十九个了——但是那个时候少年眼睛里闪闪发光的看过来,似乎已经对他全心全意信任的看着他。


吴邪有点儿冷漠的捂住了黎簇的眼睛,说道:“等到古潼京,我就放你走。”


“毕竟,我还需要一个地图。”


这话连吴邪自己都骗过去了。黎簇本来带着笑看他,笑容一下子就塌了下来。还没等吴邪说出更多的话,就感觉到少年似乎在自己的手掌下面眨了眨眼。


吴邪一直都知道黎簇的睫毛很长,像是一把小扇子一样扫了扫他的手心。他突然像是被烫到手,猛然一缩,就看到黎簇在沙子上哈哈哈的大声笑了起来。


黎簇侧着身,借着明亮的月光看着吴邪,像是撒娇又很理所当然的说:“到时候再说,说不定你就不舍得放我走了啊!”


“我会亲自带你回去的。”吴邪避开了他的目光。


直到后来黎簇离开沙漠,在北京漫天的风沙之中想起沙尘比北京要有过之而无不及的沙漠,才想起来本来被突然带进一个陌生的环境之下,自己在陌生的、危险的环境之中。


下意识的,第一个依赖的人,原来是——


——吴邪。




==



黎簇一直觉得他是个神秘的人。明明话很多,明明是他异常强硬的带自己到沙漠,可是他对吴邪的了解却很少。只知道他是建筑系,有个伙计是王盟。更多的却只有他愿意说的时候才会知道。


那是一本比黎簇自己的年龄还要大上很多的书,黎簇想要去翻看的时候,那本书拒绝他了。


其实吴邪哪怕是拒绝的时候很委婉,像是一个轻描淡写的玩笑的对黎簇说:“我的生活比小说要精彩的多,你还太小了,懂什么。”


他哪里是想要让黎簇懂,这本书从一开始就没有想过要打开给黎簇看过。


吴邪只给黎簇看边缘的那一点儿文字,更深的压根就不打算告诉黎簇。


告诉了又能怎么样,不告诉又能怎么样。


这个人,不过是他第十八个实验品。



沙漠里压根就没有什么春夏秋冬的分别,吴邪又不是第一次到沙漠了,只不过黎簇倒是第一次来,吴邪少不得将过分的、过多的关注都投注到黎簇身上。


对于吴邪来说,这个行为还算得上是正常——毕竟他在黎簇身上投入的比前面那十七个人都要更多的希望——不知道为什么,吴邪就是觉得这个人可能能够帮助到他。


从当年张大佛爷发现这个秘密以后,九门之中已经有上百个人为了这个秘密而付出自己的生命。送走佛爷的时候,吴邪甚至在想,这个秘密也该有重见天日的时候了。


时间已经到了,谁也不能阻止吴邪。


谁都不能。


哪怕是吴邪自己想要收手,都不行。




送走佛爷的那天是一个是雨天,从早上五六点起天色就灰蒙蒙的。花儿爷在门口迎接前来悼念佛爷的九门中人,眼睛红红的盯着吴邪,说:“你来了。”


成千上万的人带着白菊来到佛爷的灵堂,从花儿爷家的门进去,一路上没有一点儿其他的颜色。吴邪被熟悉的人带过去给佛爷点香,那三个叩首他跪的心甘情愿。


直起身的时候,小花就在身边。


吴邪沉下声音说:我要去古潼京。


“……吴邪。”


吴邪却突然笑了起来。灵堂外面都是人,谁都能听到吴邪的笑声,闷闷地发着沉,简直像是被砂纸粗糙的打磨过一番。


前面是那个人,为了长沙付出了一切,为了九门,甚至可以说是为了天下苍生付出了一切。在吴邪有记忆以来的那些时光,这个从上世纪就一直活着的老者是九门的佛爷,一力撑起了整个九门。


可是他得到了什么呢?


九门的人群蜂拥而至,几乎所有人来这里的目的都是为了能从他身上吸一口血下来。一百多年来这个人为了九门付出了什么,可是他又得到了什么。


为了这个秘密。


为了这个秘密,值得吗?




当张日山出来的时候,手上的火把还在燃烧着。人群簇拥着、急切地想要在这位新任会长眼前留下一点儿存在感。解语花在人群中央被激动地人群推搡着,一回头看到吴邪还站在原地。


吴邪在看他们,在看张大佛爷。


唯独没有去看现在的九门。


他勾起嘴角,说:“我已经没有什么可以失去的了。”


人类生来就是群居动物,没有什么人可以真正脱离人群而生活。可是唯有吴邪这一个,是看着离群索居的张家人活动的人。他是唯一一个能够感觉到人类是孤独的生物,人类是为什么而存在于这个世界,生是什么,死又是什么,他又是为什么会遇上这些人,为什么会交心,为什么会失去这些人。


吴邪曾经看到一点儿火光,可是没有闪动几下,他又一次失去了那点儿火光。


那么被剩下的、被排除在外的这个人,又是谁呢?



在其他几个人私下暗地里的支持之下,吴邪开始实验。实验的进程并不想吴邪一开始以为的那么顺利,关于这个实验,张家人,乃至是整个九门都已经付出了不少的努力了,可是不管怎么努力,如果没有去古潼京,就不可能有任何进展。



吴邪就是在那个时候,遇上的黎簇。





tbc

评论
热度(37)

To叶:他爱你,所以我也很爱你

叶吴本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