肃肃

To叶:他爱你,所以我也很爱你

叶吴本吴

—— 【叶吴】知情识趣 04

  @叶攻小队萌哒哒活动组 


01     02   03


非典型S/M题材

其实是个甜文(





04



都说是先爱的人先输,在叶修的面前吴雪峰几乎从来没有想过能赢。从当年最开始他抢先告白的时候,叶修就是一边打游戏,一边漫不经心的答应他,连累着吴雪峰还私底下跟叶修确认了好几次叶修理解的意思是不是真的和自己一模一样。


后来,他先告诉叶修这个世界上还有一个属于s/m的小圈子,他先跪在叶修的膝盖底下。


再到后来,他忍不住又一次走到了叶修的面前。



哪怕是吴雪峰自己并不想要承认,但是他着实在叶修的身上花了太多的时间和太多感情。从当年刚刚大学毕业的时候毫不犹豫的安排好可以安排的所有事情,孤注一掷的到达叶修的身边,到现在他又一次的、走近了叶修。


一次又一次的。在遇到叶修之前,吴雪峰从来就没有想过,这个世界上居然能够有这样一个人,能够把他变成现在这个样子。


这个人,居然是吴雪峰。


在吴雪峰离开的漫长的十几年时光中,甚至有好几次在看电影的时候——多半是平行时空的电影——他也会去问一句自己,如果当年没有打开那个游戏,那么他会是什么样子。


还能是什么样子呢?当然是一片坦途,从未有过那三年的曲折时光。也不需要在每次hr面试的时候,一定要花时间去说为什么会有那三年的空白期。




其实吴雪峰也有十几年没有去回忆当年在嘉世的日子了。只有刚刚离开那会儿,吴雪峰都觉得自己像是一个在战场上丢人跑掉的逃兵一样,连回头去跟叶修聊天都不敢。


哪怕他自己不想要承认,但是那三年,只需要一心一意的追随叶修的脚步的那三年,是吴雪峰过得最愉快的三年,最任性又是理所当然,那个年纪应该活成的样子。


就算之后他功成名就,总还少了点什么。



吴雪峰曾经无数次的、和现在这一次一样,确认过叶修这个人对他的影响力。


叶修看向他,至少在吴雪峰看起来他并没有太多的情绪波动。他小心翼翼的拿出一点儿鱼饵勾着吴雪峰不打算让他就此跑了,但是他也不打算直接喂饱吴雪峰。


毕竟从某些方面来说,曾经被直接抛弃的,根本就不是吴雪峰。





叶修惯来走的是最高峰。少年意气的时候,非要走到最高峰才肯罢休。现在回忆起来那些不肯服输的、愿意每夜每夜不睡觉也要把一叶之秋的分数刷到最高的日子,依旧像是在昨天。


更多的昨天里面,已经没有吴雪峰参与了,但是叶修在深夜一个人刷副本,或者是别的深夜的时候,才会偶尔想起吴雪峰。


想起吴雪峰的时候总在夜里,在夜里他们一起走过了太多、太多不能够告知他人的事情了。可是那些想起来的日子随着吴雪峰怎么戳都戳不活的QQ,而变得越来越少了。


只是最偶然的时候,才会有人当面或者故意的把报纸上说:“一叶之秋已经荣光不复了。”的消息带到叶修的面前的时候,那些深夜里他才会放任自己想起吴雪峰。




嘉世最初的那三年过得像是一个一切都会如愿以偿的美梦,他的每一步都会有一个人在背后温和的等着他,有一个人宁可以牺牲自己为代价去把叶修送到最高的那个王位。


然后吴雪峰在众目睽睽,没有任何人支持的情况下,踏过漫长的、通向王座的道路,轻轻地单膝跪下,仰起头对叶修说:“我乐意这么做。”


叶修坐在王座上,看着吴雪峰一步一步的走过来,对方的脚底下是尖锐的、每走一步都能深深的扎进脚心的荆棘。他想要上前去接吴雪峰,但是吴雪峰却拒绝了。


自私又无私的,拒绝了。




叶修站在高峰之上,所有人都在称赞他永不坠落,所有人都仰着头想要把他拉下来,或者让叶修把他们拉到最高峰的时候,吴雪峰正在一个人,慢慢的从高峰之上退下来。


他这一路明明走的这么苦,明明一路披荆斩棘,脚上的血落了一层又一层,从来就没有干过。但是叶修站在顶端,眼睁睁的看着吴雪峰仰望着他,又一步一步的退了回去。


他笑着对叶修说:“还是给我一个体面的落幕吧。”


仿佛有血梗在喉咙里面,叶修连挽留都不能去做。


吴雪峰从来没有问过,他想不想让吴雪峰走呢?





厨房里面的水声其实已经停了很久,吴雪峰掩饰性的回头去看还没有完全洗好的碗。叶修懒得去折腾他,明明灯光很亮,明明全世界都不能再去阻止任何事情的发生了。


可是偏偏就有人会自虐似的,说什么都不相信叶修。


吴雪峰不说话,叶修也没有去费这个口舌,这么久以来他总是懂吴雪峰的,就像是吴雪峰也同样的懂他。可是越是因为懂得,越是发现他们之间已经为了对方做出了最好的选择。


该怎么去说这些选择呢,我知道你是为我好,我知道你像我喜欢你这样的喜欢我,但是我们却不得不走到这个境地。


这么一个,无可挽回的境地。




吴雪峰猛然间回头去看隔着一层薄薄的玻璃门站在外面的叶修,叶修低下头去叼着烟,他似乎挺久都没去点烟了,贪图新鲜一样的叼着烟。要是是以往的话,吴雪峰现在大概心里会很欣慰——这个人终于能够少抽点烟了——但是这个时候,他只能隔着那层玻璃门去看叶修。


吴雪峰,已经彻底和叶修的任何圈子都没有交集了。



外面的月亮都快要走到头顶上了,不知为什么今天的天空云朵很多,月亮一阵一阵的被遮住。吴雪峰抬头看了看天色,终于第一次开口对叶修说:“那我可以睡在哪里?”



叶修在这个提问之中,突然笑了起来。他随手把叼着的烟搁在茶几上,又带吴雪峰去自己的卧室,里面布置的简单。叶修本来也就没打算在这儿长住,连床都是开发商配的双人床,硬邦邦的,但是睡着对背上的骨头好。


吴雪峰轻轻地按了几下床垫,便听到叶修说:“我同意你上床了吗?”


“那我睡哪里?”


“沙发啊。”



他们之间从来不是一个堪称正常的、正统的s/m的关系。吴雪峰看着叶修不动,鼓足勇气为自己争取说:“就算是在当年……至少我可以睡地板吧?”


“就我这地?还没给你买垫子呢,不许睡。”叶修理所当然的说道。当年那是还年轻,大家身体都很好,加上又没有这个必要,连叶修自己都睡地下室睡过来的,当然就不在乎他和吴雪峰到底是睡的是哪里。


但是现在,倒是不一样了。


叶修想了想,从上到下,近乎于不怀好意的看了吴雪峰一圈,突然笑着提议道:“我的流浪狗要是想要上床,先清理一下吧?”


吴雪峰沉默了一会儿,终于轻声说:“好。”





既然决定下来,整件事情的发展就变得简单了起来。叶修拉开卧室的衣柜看了一圈,才后知后觉,故意似的说:“我都忘记了,这会儿你不能穿衣服。”


叶修加重语气,又跟了一句:“你在我面前,还穿什么衣服呢,是吧?”


“是我忘记了才对。”吴雪峰低声承认。虽然挺久没有继续这种非正常的亲密关系,但是好歹他也跟着叶修,教叶修要怎么玩他,这么度过了好几年,真到这个时候倒是也不会怂。


叶修阻止了吴雪峰,在吴雪峰就要一颗一颗去解开扣子的时候,拉住了吴雪峰的手指。很久很久之前,吴雪峰还没有正式离开嘉世的时候,这个人比自己还要矮上一个头,现在那个人直视着自己的眼睛。


叶修笑着说:“别急,进去再脱吧。”


他轻轻地抱住吴雪峰,又说道:“等会我告诉你一个秘密。”




“那个秘密是什么?”吴雪峰站在浴室里面问叶修。叶修根本就没打算现在去洗澡,反倒是兴致勃勃的盯着吴雪峰。


在叶修家这个并不大的浴室里面,吴雪峰伸手把自己的衣服扣子解下来。他脱的不太慢,但是手指一直在颤抖,也不知道到底在紧张什么。


也许是因为叶修在场而紧张,也许是因为,他从来没想到这么多年后,他还会心甘情愿的想要跪在同一个人的腿边。


总之,叶修现在在盯着他。



叶修拎了一把椅子进来,一直盯着吴雪峰的动作。他自己不打算动手,就看着吴雪峰一边颤抖一边把衣服一件一件的脱下来,脱完了上衣以后,叶修果断喊了一声:“停。”


“怎么了?”吴雪峰问。


“你不是想知道那个秘密吗?”叶修问道。


叶修大方的坐在椅子上,招招手让吴雪峰过来。而对方上半身赤【】裸着,慢慢的走了过来。浴室里面本身就不大,叶修仰着头,像是还是少年时期一样的故意瞪大眼睛,修长的眼睫毛一颤一颤的看着吴雪峰。


他用一种少年时期。至少是让吴雪峰能够轻易的联想起当年在嘉世那个年少轻狂的,属于他的那个小队长的语气,对吴雪峰说:“你是我青春期的性【】启【】蒙,你是我的性【】幻【】想啊……雪峰哥哥……”



tbc

评论(8)
热度(82)
返回顶部
©肃肃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