肃肃

To叶:他爱你,所以我也很爱你

叶吴本吴

—— 【叶喻】心怀鬼胎 01&02

心怀鬼胎


 @廿 的点文


民国paro

什么梗就先不说了23333,说了就不好玩了!

夹带雪谦好友私设


01


叶修靠在没有什么雕花的、近乎于粗制滥造的门口,对里面给他洗水果的喻文州说:“学校里派我过几天去趟重庆。”


“是吗?”喻文州轻声问道。


他们算的上是无名无份的折腾了快一年,刚认识那会儿喻文州只当叶修是学校里的教书先生——就是叶修怕不是教体育的吧,晚上操【】弄起来他能把他折腾的第二天都不想起床——经历过性【】事之后,他们才算是慢慢的熟悉了起来。


叶修走进来,从背后搂住喻文州的腰,靠在他耳边调笑似的说:“没办法,老冯说有个教学交流会,非要我去啊。”


他勾着眼睛看着喻文州昨夜被他咬过的脖颈,那里还留着一点儿红痕。像是被叶修这个动作给撩到了,喻文州颤抖了几分,又笑了起来。


叶修知道的喻文州是南方人,笑起来语气也是柔和的紧。喻文州笑了一会儿,把还没有沥水的水果在叶修的脖子上滚了一圈,看着叶修突然间退后了几步,才仰着头笑着去看叶修。


他一向不在脸上搞什么有的没的,看上去眉眼间有几分寡淡的苍白感。可是现在一笑起来,却像是猛然间有什么光芒射到了璀璨的宝石之上。叶修被他笑的心意一动,握着喻文州的腰便说:“……你……”


“叶老师,学生这厢有礼了。”喻文州从叶修的手上溜了出来,像是一尾鱼一样灵活又乖巧。他低低的笑了几声,软糯的说:“要好久不见你了……”


叶修把喻文州又一次,重新的拉了回来。


沪市的阳光在小巷子的民宅总是显得不怎么晃眼。叶修勾着喻文州在厨房的角落接吻,喻文州稍微退了一点儿,又一次被叶修给强硬的、狠狠的拉了回去。


吻毕之后,喻文州唇角红艳的靠在叶修的身上,叶修知道他最近一直在跟人学西洋油画,手指甲里面还留着一点儿没有完全洗干净的油画颜料的样子。


叶修抓着喻文州的手指,还没有来得及做什么,又听到喻文州笑着说:“我最近……可能要跟老师武汉去采风。”


“老魏吗?”叶修不怎么在意的问了一声,对于答案倒是清楚。


喻文州轻轻地“嗯”了一声。




房间里面满是两个人的生活物品,叶修抱着喻文州走过去的时候还要小心不要踢到凳子或者是喻文州架好的画架。他一路抱着喻文州回房间,关门的那个瞬间,入目是满满的、散乱的杂物。


叶修轻飘飘的想到,这才像是家的样子吧。


他猛然间想起在已经半年没有见到的、在北平的那个家。那个永远充满着空荡荡的、没有什么人气的、过大的家。




喻文州轻轻地在叶修耳边呻吟了几声,才把叶修的神智给拉了回来。叶修下意识的去蹭了几下喻文州整个红了的耳朵,说道:“别急啊……”


天花板上白茫茫的一片,喻文州半闭着眼睛,叶修把他揉在怀里。还没过一会儿,喻文州就摸索着去够着叶修的手指。


他把手指和叶修的手指交叠在了一起。喻文州小声说:“听说武汉那边最近有点儿乱啊……”


“我倒是听说,北平最近是真乱,武汉倒是没什么消息啊。”叶修随口说道。


喻文州爬了过去,定定地看着叶修,说道:“反正我最近又不是去北平,乱就乱吧。”


不知道是不是错觉,叶修总觉得,在喻文州这句话里面,他听到一点儿颤音。但是这种情绪一晃就过去了,喻文州低头去亲叶修,和平日也没有什么差别。



02



吴雪峰这年冬天见到叶修的时候,是在陶轩开的牌桌上。本来他不怎么有这个兴趣来凑现在如日中天的陶轩的场,可是才挂了拒绝的电话,陶轩又自个打了电话过来,絮絮叨叨的提起当年的事情,末了才说:“叶修已经答应过来了。”


“是吗,那我去吧。”吴雪峰说道。



方士谦也不知道是哪儿得到的消息,吴雪峰出门那边硬是坚持过来给吴雪峰开车,结果这人本身在微草当惯了二当家了,哪里是会开车的样子。


吴雪峰从方士谦手上接手了自己的车子的时候,免不了再说一句:“您可悠着点,我这儿生意不好做。”


“叶修走了以后,就你和陶轩一人一半分了叶修手上的生意,你这还不好做了?”方士谦看了吴雪峰一眼,又转头去看车窗外面。


还没有交通规则,但也不至于不知道要躲开车子。中国人向来养的一幅趋利避害的样子,方士谦才冷笑了一声。


吴雪峰便说道:“你这是特意跑一趟来问我消息了?”


“那你说不说呢?”


吴雪峰居然还真的思考了一会儿,方士谦本来压根就没想着吴雪峰还能跟人透露叶修的消息,诧异的回头看了过来,才听着吴雪峰说道:“谦儿,你还真别说……我还真不知道……这半年叶修执意呆在沪市的目的是什么。”


他沉默了一会儿,短暂的过了几个人之后,又说道:“不过我知道,这半年陶轩倒是被养大了胃口。”





不出所料,当方士谦被陶轩派来的人拦下来的时候,两个人都没觉得有什么奇怪的地方。方士谦早跟人谈好了来接,也就呆着吴雪峰车上等着。


吴雪峰确定了一下陶轩这回派来的这几个人上次还没有见过,心里的念头也不知道转了几个圈,才趴下去对开着车窗,已经开始无聊打开报纸的方士谦说:“要是这一回……我出不了这个门,就把我手上的生意给小邱非吧。”


他隐隐约约间似乎看到一扇大门对他关上了。方士谦看着吴雪峰留着这句话之后转身就走,他想喊吴雪峰的时候,另一辆车开了过来。


——是叶修。


叶修下了车,手上空空的,什么都没有带上。他穿了军礼服,长长的风衣垂了下来,遮掉了不知道有没有带的枪支。不过也没有什么人有胆子在嘉世的门口把叶修拦下来搜身。


叶修远远的喊了一声:“老吴。”


他快步走了过来,把方士谦本来要说的话都卡住了。叶修漫不经心的看了坐在吴雪峰车里的方士谦,小声问:“谦儿怎么来了?”


“怕我死在这儿呗。”吴雪峰随口说道。


叶修啧了一声,想要说什么,就被刚刚得到消息,从里面出来的陶轩给迎了上来。



不管从哪个角度来说,陶轩都是接手叶修不要的生意之后发展的最好的一个,嘉世整个三层木建筑都被他给买了下来,后来又找人好好的修了一番。


叶修跟吴雪峰对视了一眼,便跟陶轩进去了。


陶轩开了个桌子,他是知道叶修的规矩的,也不叫人来发牌切牌,只叫了个人过来,指着他对叶修说:“这是孙翔,我挑的人,怎么样?”


吴雪峰不经意间稍微的挑挑眉,叶修倒是笑了一声,说道:“陶老板挑的人,哪里会有不好的。”



多的话也没什么好说的,四个人便打起了牌。陶轩这次约人过来,哪里是真的要来打牌的,打着打着就不免焦躁了起来。孙翔被陶轩连着喂了好几次臭牌,丢下牌就说不打了。


陶轩让人把牌桌收拾好,试探性的问叶修:“最近倒是没在北平见到你啊?去哪儿发财了?”


叶修从来是不喜欢这种过于客套的、陌生人般的对话的。吴雪峰刚想帮他拦,就看着叶修笑着,以一种他莫名的感到陌生的语气,说道:“陶老板又不是不知道我在沪市呆了半年。”


“就不知道沪市怎么能吸引北平顶尖的家族,叶家的大公子呆了半年的。”陶轩继续说道,语气里倒是免不了带上点儿调侃。


就陶轩得到的消息,也就是叶修在沪市遇上个学油画的学生,一时兴起追了对方半年——至于现在叶修回来了,大概也就没有这个装穷教书先生追人的兴致了吧。


叶修有意无意的看了陶轩一眼,又看了看他手上白色的、一尘不染的手套。他似乎笑了一笑,又像是压根就没有笑过。


吴雪峰从叶修的侧面看了过去,对方分明是一副什么都不在意的样子。


叶修说道:“遇上个美人,自然要追到手才行啊。”


他说的半真半假的,陶轩只当是叶修现在已经追到手玩厌了,也没当回事。他接触的人里面谁都有,也都习惯了这群人游戏人间的态度。


吴雪峰冷静地从背后撞了叶修一下,提醒他笑的不要太明显。看着叶修收敛起因为想起喻文州的、格外明显得笑意,才跟着陶轩调侃起叶修说:“那我回头倒也想去回沪市了。”


“你就算了吧,你哪里脱的开身啊。”叶修说。



说来说去,倒也说不出更多的话来了。气氛一时间便沉默了下来。陶轩想了想,又对叶修说:“你最近不在北平,可能还不知道,最近庆春班新挂了个闺门旦,唱的是满堂喝彩啊。昨儿我去听了一出凤还巢,程雪娥露面那段,才真叫是柔情似水,含羞带俏…………可惜这小花旦也就挂着名在这儿,谁请都没个回话。”


“一去可就有个价码了嘛。”吴雪峰在边上接了一句。


叶修从来都没什么兴趣跟着这两个人说这些事。


陶轩末了送他们出去,又塞了两张票给叶修。叶修这趟回来其实纯粹是被家里叫出来商量些事情的,对这些别的事情倒是真没什么兴趣。


他正想把票给吴雪峰,又被吴雪峰拒绝了说:“去看看也多个地方躲啊。”


叶修想着也是这个道理,就收了唱票。陶轩特意给他准备的票自然是包厢的。叶修嫌弃的甩了甩,又听到吴雪峰问他。



“不过我倒是挺好奇,是怎么样的人能让你留在沪市这么久的?”吴雪峰半是装傻的问叶修。


叶修笑了起来,不知道是否是吴雪峰的错觉,在叶修的这个笑容里面多了一些说不清道不明的味道。似乎是因为有个人终于可以改变叶修本来应该的模样了。


叶修说道:“漂亮,聪明,有趣。我简直没法想象,这样一个人居然还只是个学生。”


他顿了一顿,又开玩笑似的说:“等回头有机会,我带来他北平吧。”


吴雪峰只接前面那句话说:“倒是难得听着你这么夸人。”


“没办法嘛,这个人真挺不错的啊。”叶修故意无辜的摊摊手。



有机会认识一下,有机会带喻文州来北平,这些都还只是模糊的、说不清会不会去实现的事情。


叶修向来知道天下之事皆是巧合,但是一旦要刻意巧合起来,居然还能有多巧合。



tbc

评论(4)
热度(59)
返回顶部
©肃肃 | Powered by LOFTER